正文 第三十三章:心如刀割

作品:《最強廢材:大神相公來盤我!

    是誰的聲音?

    如此的悲慟,痛苦。www.kmwx.net

    “你再不睜開眼,我便把這廣擬靈珠據為已有了。”這一句聽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懷中的人兒掙扎般的微掀眼皮,黝黑的眸子很快便鎖定眼前之人,驚訝著“大神你?”

    他怎么如此狼狽,不修邊幅,居然還長胡渣子,特別眼神憂郁一臉悲情。

    樞蘭以煌見她醒了,優雅一笑“就知道你舍不得那珠子。”早知道,便早些用這套路了。

    容妥上下打量著他,青絲掩面,衣衫不整,像被打劫似的。

    “三日了,你足足睡了三日。”這三日若不是她心臟還在微微跳動,他都不知道自己會干些什么事出來。

    他是多么的煎熬,怕她稍有不慎便停止呼吸。

    “三日!”她還有很多地方沒去呢,糟了,寶貝一定被其他人拿不少!

    見她如此心急如焚便知道在想些什么,肯定又是可惜那些寶貝。

    低頭攝住她的唇,輾轉纏綿,濕熱的氣息一下子灌進她的口腔內,送到她的心府處。

    她瞪大雙目看著眼前這雙深邃的淡棕眸子,此時里面裝著她看不懂的惱怒。

    似在懲罰她的沒良心,狠狠咬著她柔軟的唇瓣,感覺到她的顫抖又憐惜的安撫著,溫柔以待。

    容妥此時腦袋一片空白,如同那飄水上的浮萍不知去向,任由他掠奪。m4xs.com

    最終放開她,拇指輕撫那片被他揉躪腫脹的紅唇,輕聲道“還是如此的不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”她暈頭轉向的。

    “廣擬靈珠吸收好了?”他為她整理好衣襟,將那塊她之前露在外面的鎖息香放回領內,而她毫無察覺這一系列動作。

    她機械性的點點頭,似乎還沉迷于剛剛那一吻無法自撥,至今唇上還留著他那清涼的氣息,但溫度卻是**的,很是**。

    樞蘭以煌從深王戒中拿出一套新的衣裳,金絲燙邊袖,從左前襟至右下角衣?處皆印烙著金色竹子,淡雅之中透著高貴。

    緞袍的顏色卻還是黑色,似乎有意與她的一個色。

    容妥看著他左手的食指的古老戒指問“這個是空間?”

    所謂空間與乾坤袋都是一樣儲存物,只不過空間可以承載更多以及有空海之靈,是上古時期才有的,至今遺留下來的不多。

    總覺得與她的無極環有些異曲同工之處。

    “嗯,是樞蘭氏的深王戒,與你的無極環皆出于上古家族。”他意味深長的說著。

    上古家族?

    前世,是老怪贈予她的,當時說的是家族傳承之物,莫非老怪的身份并不簡單?

    見她低頭思索便自行站起來換著新衣裳,一點兒也不在意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恰恰抬頭便見他裸露的背后,是那樣的緊致有力,蝴蝶骨像是有生命力的張馳有度,每一寸都仿佛天工之作,完美精致。

    他穿上衣裳阻擋了背后的美好,轉過身來卻露出胸膛處的厭腑,色澤比三日前見的更為深。

    她站起來就捉住他正要系好的腰帶,一扯開腰帶又脫落,掀開前襟位置就撫上那片黑色沼澤,問“你又都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厭腑的范圍又擴散了,整個左胸位置呈現一片混濁的黑氣。

    他微揚眉,嘴邊似笑非笑的道“阿妥,你確定要我此般與你道來?”

    話剛落,她才留意到他倆此時情形,她左手擒住他系腰帶的右手,右手撫著他的左胸,衣衫被她掀開滑落至腰間,整個上半身春色滿露,特別是她的人緊緊貼著他,似要把他撲地上似的架勢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她尷尬得不得已裝咳嗽。

    他溫柔的一笑,就像那三月花開似的暖意溢來,簡單穿好散落的衣裳便扣住她的腰貼上去,淡笑著“阿妥別擔心,只要在我二十歲前煉好神髓還魂丹,便能與你相守一生。”

    她本來就因為他的吻而有些心神不定,現在更是如此緊密的貼著她還說著如此撩人的情話,更是重心不穩的踉蹌著。

    幸好他把她扣得死死的,不容她有半點退縮的姿態。

    “大神您吉人天相定能逢兇化吉,我保證會幫你煉好丹藥,你不必這般,咳,這般犧牲色相。”

    隨著她的話落,瞬間溫情散去,眼前人那一臉柔情化成冷凌,似是暴風雨襲來一樣。

    “你在懷疑我對你好是別有用心?”他的心像被大錘敲打著,一點點碎開。

    她這段時間也在想這個問題,以扇瓏君如此清朗月明的清高之人,怎會突然看上沒見過幾面之人?

    這種熱情來得毫無頭緒,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    他輕輕推開她背對著,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緊緊捂著胸口處,嘴邊開始溢出一點點紅腥。

    她覺得他此刻安靜得有些可怕,便想上前去查看。

    “別過來。”他涼薄道,生人勿近的氣息讓她剛邁出去的腿就縮了回去,待在原地木訥著。

    驀地,看著他痛苦的鞠著身體而后跌倒在地,原本就白皙的臉色更是刷上一層白霜,唯獨染著鮮紅的唇顯得無比艷麗。

    “大神!”她忙上前扶起他的肩膀,讓他躺進自己懷中,從無極環內取出幾枚補元丹和清心大補丹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見他臉色微緩過來才敢深吐一口氣,剛剛那種心臟快停滯的感覺還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手被他緊捉,棕色眸子瀲滟清涼卻深深映著她的眉目“阿妥,我樞蘭以煌永不欺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篤定讓她覺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。

    就這樣,她利用丹田內的金指輔助他源源不斷的灌輸著靈力,他才稍微緩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,請勿轉載!

31选7走势图